Aug 14
(作者:昼寝 校对:且听枫吟 文字版权为Leica.org.cn所有,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马格南中文项目:《Before The Limit》


拍摄者:Claudia Guadarrama
地点:Arriaga, Chiapas, Mexico
时间:Jan. 23, 2006

在离开现在的移民庇护所--Arriaga,Chiapas,Mexico之前,移民正在祈祷他们往后的旅途可以一帆风顺。
Migrants pray before continuing their journey north after their stay in a migrant shelter in Arriaga, Chiapas, Mexico, on Jan. 23, 2006.   Claudia Guadarrama
Aug 12
What in fact DO you want to say?》(你到底想说什么?)

by Chris Steele-Perkins  中文译文:QiaQiaSoSo 校对:且听枫吟 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引言:

对于任何一个想要表达点什么的人来说,有些问题是一定要思考的。在没有文字的情况下,我们的图片到底说明了什么,是不是我们要说的。为了表达自己的想法,摄影师应该选择怎样的拍摄角度,以及拍摄后如何选片,以什么样的方式发布?摄影师Chris Steele-Perkins与我们分享了他的一些经验。

随着我的新书《东京·爱情·你好》的发行,我想如果把我在写这本书时产生的疑惑,麻烦和问题拿出来分享,一定会有人感兴趣的。

作为一名摄影师,为了自己和读者,怎样努力才能将自己的想法尽可能地表达出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马格南摄影师谈:你到底想说什么?(Part 1)



你会通过出书,上杂志,办摄影展,看片会,网页浏览等形式来发布你的作品么?或者几种方式甚至全部手段都用上?这些方式对你的作品有多大作用?展览和出书带来的反映是截然不同的。利用网络发布你可以用上多媒体;在杂志上发表作品你的潜在读者就有数百万。而办一个摄影展会不会相当于只是在墙壁上出了本书?那出书又会不会只是给展览加了个封面?

对于任何一个想要表达点什么的人来说,有些问题是一定要思考的。让我们事前想好到底要说什么。虽然对于不同的人答案是不一样的,但是大家所面对的问题始终是一样的:“我想说什么”在没有大量文字的情况下到底说了些什么。

通常你所展出的意味着“这是我最好的照片”,但是什么才是最好的照片?一般的美学观点是:最漂亮的构图,迷人的色调,完美的色彩搭配等等,通常最好的照片是在二维世界中很好的诠释了摄影家作为目击者、报道、 艺术家在现场的感觉(并非绝对)。图像本身当然不会表达这些,它只是比人为的故意制造出的一个场景更真实罢了。我们作为一个读者可以从我们自身的经验出发去理解我们所看到的——或许我们会认为一张照片是在非洲拍的——但是要知道这张照片的主旨是什么我们必须等着摄影师来告诉我们。

如果摄影师想要说更多的东西,如讨论博茨瓦纳的援助问题,他们需要拍一些当地的受困人群、健康的工人们、医院、坟地和公共聚会等,并提供大量的有意义的信息,或许这需要写一篇很长的文章或者提供一份提纲给作家来扩充。如果他们希望保证只有小部分的东西被单方面的主观描述, 他们可以给出少量的注释或者什么都不说。

如果照片的信息给出的很少诸如只有“博茨瓦纳,野生动物保护区,非洲”,我们怎样知道摄影师是在说什么?或许有什么东西是超越平凡的?或者并没有,因为他们想说的通通都包括在图片里了,动人,美丽,新鲜,有力等等,或许这些就是他们要说的。有些摄影师会说:“嘿,看呀,这多么有趣,用我的方式去看,因为我和你看到的不一样,这值得你花点时间。”为什么不呢?我喜欢摄影的那种朦胧的感觉,现实当中的不确定性。我喜欢把这样的感觉带到一些作品中,比如《东京·爱情·你好》,我希读者自己去发现心中的疑问,而不是我来定下答案。

我并不想去回答所有的问题,但是会告诉大家我怎么挑照片比如我是如何为《东京·爱·好》挑照片的,如何发布我的作品。成功与否是读者,也就是你们来决定的,成功的最终标准也是你们来定,你可以接受这样的观点,或者拒绝它。

(未完待续)
Aug 9
中文作者:昼寝  校对:且听枫吟   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署名出处

引言:Magnum On Malaria是马格南在乌干达地区的一项公益拍摄项目,通过胶片来记录、披露当地恶劣健康条件,引起世人的关注。玛格南摄影师张乾琦(Chien-Chi Chang)与文字记者李奎英(Kyu-Young Lee)在4月25日疟疾关注日(Malaria Awareness Day)前对当地进行了详细采访。

世界上百分之四十的人口(约32亿人)正面临着疟疾的威胁。每年确诊病例达到三亿五千万至五亿。非洲撒哈拉沙漠南部地区的病情最为严重,每年大约有超过一百万人死于该疾病。儿童和孕妇则是最容易遭受感染的对象。从数据中我们不难看出,疟疾给非洲的公共健康带来了巨大危害。在某些地区,疟疾患者占就诊人数的50%以上。你可以在撒哈拉沙漠南部地区任何一所医院里看到疟疾患者。病房里里满是因疟疾而导致昏厥的儿童。边远地区的村民不得不顶着病痛去往数里之外的医院接受治疗。

疟疾正逐步毁灭着非洲经济,每年因为劳动力流失造成约120亿美元的损失——疟疾地区的平均增长水平要比其他地区低1.3%。

虽然疟疾早已有行之有效的控制方法(事实上,从1951年开始,疟疾就已经从美国绝迹),但直到最近,世界范围性的抗疟疾医疗投入资金才开始逐步提高,1994年,全世界用于治疗/抵抗疟疾的资金仅6000万美金,10年后,这一数字已增长至6亿美元。

尽管资金短缺,成功的案例并不罕见。桑给巴尔 (Zanzibar)(距坦桑尼亚(Tanzania)约2英里的由岛屿组成的居住区(人口约80万))通过分发蚊帐与药物,已经将死亡人数基本降至零。让人们看到新的希望。

在全球基金库(Global Fund)、美国总统疟疾倡议(the President’s Malaria Initiative)、世界银行(the World Bank)以及其他机构的支持下,诸多针对疟疾的项目正在整个撒哈拉以南地区进行。以乌干达为例,在未来几个月内,将会有超过半数的蚊帐需求得到满足。

孕妇和孩子们终于能够在安全蚊帐的保护下安心入睡。

摄影师:Chien-Chi Chang
拍摄地点:乌干达
拍摄时间:2007年4月

48岁的Kapaalaga在为他4岁的女儿Hawa Barbirye装新蚊帐。慈善基金组织捐赠的蚊帐将大大减少儿童疟疾感染率,保护孩子们的健康。

马格南中文项目:《Magnum On Malaria》

Aug 6
『玛格南中文』—— Photo of the Week
....布加勒斯特大约有3000名无家可归者,占这个城市总人口的0.15%。其中绝大多数人以城市供热系统的下水管道为家——一个阴暗、潮湿,同时十分危险的区域....

『作品』—— Leica M6黑白第一卷 by Superia

『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天空字符,Let's Type The Sky
...德国杜伊斯堡大学的Lisa Rienermann同学是一个善于观察的好手,他在高楼林立的巴塞罗那市中心发现了楼宇间天空的奇妙构图,突发灵感,完成了这一组“天空字符”的拍摄作品。

不要让眼前的闪亮溜走。

Leica Reading List  for 2007-08-06 Leica Reading List  for 2007-08-06

『摄影者的权力』—— 讽刺纽约摄影管理条案的一段Rap,颇有意思



Aug 3
当马格南拒绝奥林匹克马格南图片社主席Stuart Franklin近日表示,这家全球最著名的新闻图片社已经拒绝了伦敦2012奥林匹克运动场的“完全无法接受的”拍摄合同。

Franklin向奥运交付管理局(Olympic Delivery Authority,简称ODA)发送了一封言辞颇为犀利的拒绝信,明确了马格南拒绝ODA合同的理由,这封信同时也抄送至伦敦市长Ken Livingstone、2012年奥运组委会主席手中。

从这份拒绝信中我们看到,ODA拍摄合同中有四点要求引起了马格南的强烈不满。

首先,ODA在拍摄合同中要求马格南在拍摄后“将所有图片版权以及相关版权移交给ODA”——这直接与马格南60年以来对摄影师版权保护的创建原则背道而驰。

第二,ODA禁止马格南摄影师“拍摄任何可能对运动员、奥运赞助商有负面影响的照片”——这一要求直接违背了新闻摄影“还原真实”的根本要素。

第三,ODA要求拥有“对图片进行任意编辑、修改的权力,”

最后,ODA对图片使用价值的评定标准“重成本而轻质量”——图片质量在获选权重中仅占10%,而价格因素占到30%。虽然Franklin承认降低成本可以节约纳税人的税金,但是“这种吝啬的方案只适合拍摄低成本的建筑,而非代表国家财富的艺术。”

除此之外,Franklin还对ODA阻挠马格南摄影师自由拍摄2012年奥林匹克建设场地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奥运场地被保安和警卫严格巡视,不允许没有官方拍摄授权的摄影者进行拍摄...这完全不合常理。”

ODA则回应称,合同中的规定“是对2012奥运会品牌价值、财产的正常商业保护。”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近期专业图片领域正在悄然发生巨变,《经济学家》等著名刊物开始使用Flickr上的免费Creative Commons版权图片资源,Getty、法新社均宣布图片机构裁员,前者裁员数量达到100人之众;低成本在线图片销售平台也在不断侵噬专业图片社市场,以此来看,ODA的苛刻条款其实已经暗含了对新图片资源利用的伏笔。

也许马格南会拒绝奥林匹克,但是普通摄影爱好者不会,随着中低端专业摄影器材在普通爱好者手中逐步普及,在线图片发布平台愈加完善,专业摄影图片社的未来也许将更不明朗。

不过,从整个摄影发展的角度考虑,这种打破平衡的新形势能够在未来几年内带来以往几十年都难以匹敌的图片信息增长,虽然加大了图片社的生存压力,但是无疑会“强迫”专业摄影质量的提高,迸发出更多摄影艺术上的创新。

成长总是伴随着阵痛,不是么?

当马格南拒绝奥林匹克

Aug 2
Silverstein画廊目前正在进行一个名为“First Contact: A Photographer’s Sketchbook(第一印象:摄影师们的写生本)”摄影展。

这个摄影展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展出了“决定性瞬间”以外被“删掉”的胶片小样,你可以看到马格南摄影师(包括Eve Arnold, Cornell Capa, Robert Capa, Elliot Erwitt, Leonard Freed, Paul Fusco, Bruce Gilden, Burt Glinn, Ernst Haas, Erich Hartmann, Constantine Manos, Susan Meiselas, Inge Morath, Eli Reed, George Rodger, David Seymour, Dennis Stock以及Alex Webb.),还有一些私人收藏的摄影师作品 (包括Richard Avedon,、Robert Frank,、Man Ray、Irving Penn和Diane Arbus)。

“对于绝大多数使用35mm胶片的摄影师来说,影像的第一次真实展现不啻于一张密密排列整卷图像的胶片小样。这些小样就如同画家以及雕塑家的写生本一样,成为摄影师——尤其是新闻摄影记者们衡量曝光、快门、拍摄内容是否恰当的重要尺度。你往往可以在小样上看到不少圈点和注解,这些涂鸦般的内容将决定图片的去留以及裁剪。”

“在这些‘写生本’上,你能够看到‘决定性瞬间’是如何成型的。”有趣的是,你会发现,即便是Elliot Erwitt,拍摄一个相同场景也要用掉好几卷胶卷。

另外,NewYork Public Radio也有一段5分钟对这个展览的采访,推荐,
点击这里下载MP3

下面是Siverstein网站上公开的6张马格南小样。该展览将在8月3日结束。

相关链接:

马格南Elliott Erwitt 摄影作品&简介

第一印象:大师们的写生本第一印象:大师们的写生本
Jul 27
《Pleine Mer》是Jean Gaumy 2001年出版的一本黑白摄影画册,英文名《Men at Sea》。

这本书精选了Jean Gaumy从1984年至1998年四次随捕鱼船长期拍摄的大量照片。可爱的Jean Gaumy将自己描述为一名“摄影师水手”,这本书以亲身经历的真实性记录了西班牙、挪威捕鱼业一个纪元的结束,同时也是Gaumy自己对一段生活的告别。

现在已经很少有这种用14年时间与生活来完成的摄影作品集了,浮躁的时候看看这些作品,很容易让人静下来。

Jean Gaumy 1948年出生于法国西南海岸的Royan市,拍摄《Pleine Mer》时已经进入而立之年。1977年加入马格南图片社。

重要作品:

《The Hospital》, 1976;

《The Imprisoned》, 1986;——Jean Gaumy 1983年曾经被法国政府以“右派分子”的名义逮捕,但是我没有找到这部摄影集是在逮捕前还是逮捕后完成的。有详细资料的同学请帮忙补充一下这段历史。

链接:

Photo of the week:捕捞船“Rowanlea”号

推荐的几张作品

Jean Gaumy在马格南的个人主页

马格南摄影画册《Pleine Mer》,Jean Gaumy马格南摄影画册《Pleine Mer》,Jean Gaumy马格南摄影画册《Pleine Mer》,Jean Gaumy

Jul 24
『玛格南中文』—— Peter Marlow:危机,还是入侵?
......在与塞尔维亚记者的交流会上,为了减少政治气氛的干扰,我佩戴了马格南纽约办事处的媒体证,尽管那张带着防护眼镜的照片看上去很怪异。他们中很多人都经历过那场“不得不接受的结局”,当我提到“科索沃危机”这个词时,他们的反应十分强烈,一名摄影师告诉我,正确的词语应该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入侵。”......


『玛格南中文』—— Photo of the Week
......“Photo of the week”是Martin Fuchs正式接手马格南Blog后开辟的新栏目,虽然谈不上“创新”,但是的确能够让马格南浩大无边的图片归档发挥一点余热,给那些并没有公开发表的作品一个重见天日的机会。......

『作品』—— 最後一張§天堂的味道
拍攝器材:M6+Summicron 35mm pre Asph.
膠片:德國超市Rossman自己的負片,折合8塊RMB一卷
構思:利用最後一張的過片進行拍攝,使得在一張膠片上進行多次曝光,使各種因素可以同時呈現
時間:2007年7月20日 上午11點左右

『Leica资讯』—— Leica M8固件升级预告
As of July, 27th the new firmware version for the LEICA M8 will be available on the Leica homepage. The minor changes within the firmware version accomplish via modification of internal procedures an optimisation of the general image reproduction and the functional features of the LEICA M8.

『他山之玉』—— 彩色一周
......时间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拍摄彩色照片是不入流的,业余或者是商业的,但是有两个人多少改变了这种现状:现代艺术馆的摄影部主任John Szarkowski 和彩色摄影的先驱人物William Eggleston。前者在1976年为后者策划了一个在当时颇具争议,但是在历史上却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彩色摄影作品展,从此以后,彩色照片才能在艺术馆中登堂入室。William Eggleston也因此被喻为彩色摄影之父。前两天的文章纪念John Szarkowski对这个展览有所提及......

『新时代』—— 首个为iPhone优化的摄影师个人网站
......iPhone大行其道,一个名为Caesar Lima的时尚摄影师不时事宜地推出了首个为iPhone优化的摄影师个人站点。据其所说,目的在于“让创意总监们能够在任意地点获得我的作品以及新消息”...看来我们也要考虑出个iPhone版Leica中文站了?

^_^

BTW,近期机房线路调整,部分地区访问Leica.org.cn速度较差,请大家少安毋躁,打不开页面的时候就多刷新几遍,实在打不开就泡杯茶看EMAIL/RSS存档...我们会尽快督促机房解决线路问题。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