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3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对我来说,这张照片既美好又凄凉:照片中的人给了我坚持摄影的勇气,鼓励我事业的起点;而这张照片所记录的,却是他事业的终点。”  ———— Ian Beesley

1972年,我从学校辍学,开始在布拉德福德的 Esholt 污水处理厂打工。这张照片便是在那里取的景,照片中的男子是我工作时的领班 Bob Rowell。工厂的情形跟狄更斯作品中的描述几乎一模一样,他们从当地的纺织厂收集废料,然后加工成化肥出售。我很幸运地被安排到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岗位,主要负责一条26英里长的铁路。

Bob 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上司,关于这点我可没有乱说。他绝对是个狠角色,虽然从来没有上过学,但却异常聪明;不仅如此,他还参加过二战,虽然最后还是落到在 Esholt 打工的下场。我在那里工作那会儿,他已经有30年的工龄了。当时和我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刚入职的年轻小伙,记得那时 Bob 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们工作给我用心点吧。”

省吃俭用了好几个月后,我终于如愿买下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机。我开始在工作间隙拍一些照片,Bob 也很支持我:”拍得真不错,是块上艺术学校的料。”在他的鼓励下,我成功考上了艺术学校,不过那已是18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后来,我也一直跟 Bob 保持着联系。1977年,Esholt 倒闭的消息传来,工厂600多名员工将要失去饭碗。我决定故地重游,用相机记录这些珍贵回忆。

回到工厂的时候,我远远地看到 Bob 坐在乘务员工作室中一动不动,以为他只是在打个盹。我穿过门廊并拍下了这一幕。听到快门声之后,他下意识抬起头来。那一刻我才发现他在哭。我问他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刚刚收到工厂的遣散信,”他说道, “都结束了。如果我只是一匹马的话,他们指不定会直接宰了我。”虽然早就意识到工厂撑不了多久,但这一刻对他来说仍然是致命打击。

我为刚才拍了照片而向他道歉,他却跟我说:“没什么好抱歉的,现在这可是你的事业了。”

对我来说,这张照片既美好又凄凉:照片中的人给了我坚持摄影的勇气,鼓励我事业的起点;而这张照片所记录的,却是他事业的终点。

关于摄影师
1954年出生于布拉德福德,曾在 Bradford Art College 和 Bournemouth & Poole College of Art 就读。

影响:受Bill Brandt、Humphrey Spender 和 Don McCullin的作品影响。
高峰:被授予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名誉院士。
低谷:为一家鸟粮公司拍摄鹦鹉照片。
建议:脸皮一定要厚,因为你会经常被拒之门外。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Leica中文摄影杂志』推荐使用Email的方式订阅,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QQ阅读等RSS工具阅读;在Apple Mac OS X下可获得最佳阅读体验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iPhoto.ly』在苹果上阅读:iPhone版+iPad版,^_^

Tips: 关注我们: Twitter饭否微博

『小建议』如果你在Email里看到这篇文章,可以转发给你的朋友;如果你在Google Reader阅读器里看到这篇文章,可以共享给好友;如果你在豆瓣里看到这篇文章,不妨推荐给更多人;或者干脆Copy下这篇文章的链接,发给你MSN上最喜欢的人;我们永远相信,分享是一种美德,Great People Share Knowledge...

Leica中文摄影杂志@Email订阅地址 or @RSS

| |
Posted in 全球摄影资讯 at 2013/01/30

This entry comes from 中文摄影 and has been read for 52349 times.It tagged with .
0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