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4
『他们在拍什么』Rolls Tohoku,日本民间震后拍摄计划Rolls Tohoku”是由日本摄影师平野爱智(Aichi Hirano)发起的公共拍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平野将一次性相机分发给日本3-11地震灾民,请他们用镜头记录下灾区生活的真实面貌,通过灾民的第一视角,呈现出日本复苏的进程以及人们面对困难的积极状态。
Oct 9
『他们在拍什么』Project Tohoku,日本地震的影像修复Project Tohoku”是志愿者组织“All Hands Volunteer”针对“3-11”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后救援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志愿者帮助日本民众清理在灾难中散落的照片,并对受损照片进行数字修复,成为生命历程的和个人记忆的重要记录。
Jun 8
『他们在拍什么』美国的年轻人们:American Youth“American Youth”是Redux图片社的25名摄影师共同完成的一个拍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摄影师们以“美国的年轻人”为主题,深入记录了数百名18-24岁美国青年的生活状态,试图由此来展现美国普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以及其所代表的“群体”的特质。
Apr 22
『Earth Day』世界地球日:在绿色屋顶唱着你的歌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那么,也许这组来自美国摄影师Diane Cook与Len Jenshel的”Green Roof“(绿色屋顶),能够让你在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里,重新找回一些对绿色的希冀。
Aug 26
『他们在拍什么』年轻的芭蕾舞学员女摄影师Rachel Palo的『Desperately Perfect』是一个拍摄于俄罗斯Vaganova芭蕾舞学校的摄影项目,摄影师用一种充满关切的视角来讲述年轻的芭蕾舞学生们所面临的种种生活苦恼:高强度的训练,残酷的竞争,突发而至的伤病....
Jun 10
『摄影展』Magnum Photos摄影师八人展『Fight AIDS』玛格南图片社长期以来一直与全球慈善机构进行合作,例如我们曾经介绍过的『Magnum On Malaria』等摄影项目;近日,玛格南将以巡回展的方式对过去数年的相关拍摄工作进行一个阶段性总结,让摄影师的镜头带人们直视贫困地区人群最大的威胁之一:AIDS。
Apr 23
『摄影奖项』国家地理摄影奖金:Jonas Bendiksen第2届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奖金(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graphy Grant)评选结果终于出炉,这笔高达50000美元的奖金被玛格南年轻的挪威摄影师Jonas Bendiksen获得
Apr 16
『摄影项目』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Erika Larsen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是一组与相机无关的摄影师的故事,每一个故事的讲述者并没有使用他们最擅长的,通过镜头的方式来记录,而是在可以按下快门的时候放弃了记录,在照片与记忆之中选择了后者——摄影被简化到最原始的状态:灵感、冲动、思考,瞬间的触动。

在这里,我请每一名摄影师放弃他们最熟悉的工具,将相机、镜头、胶片、数码设备通通丢到一边,用他们的记忆、经历、文字,甚至诗歌来描述一个与胶片无关的,只存在于心里的摄影故事。”
Jan 20
『摄影项目』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没有被拍下的照片们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是一组与相机无关的摄影师的故事,每一个故事的讲述者并没有使用他们最擅长的,通过镜头的方式来记录,而是在可以按下快门的时候放弃了记录,在照片与记忆之中选择了后者——摄影被简化到最原始的状态:灵感、冲动、思考,瞬间的触动。

在这里,我请每一名摄影师放弃他们最熟悉的工具,将相机、镜头、胶片、数码设备通通丢到一边,用他们的记忆、经历、文字,甚至诗歌来描述一个与胶片无关的,只存在于心里的摄影故事。”
Sep 6
2006年7月,"Legacy Project"的摄影师们完成了两件庞大的工程:1.一个飞机棚改造成世界上最大的针孔相机 2.拍下一张世界最大的黑白照片,尺寸足有107 1/2 x 31 1/2平方英尺(32.8x9.6平方米)。
         
2007年秋天,这张照片将在加州Pasadena South Campus的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展出25天。
           
同时参展的艺术家还有:
Jerry Burchfield, Mark Chamberlain, Rob Johnson, Jacques Garnier, Douglas McCulloh, Clayton Spada
               
关于“针孔成像”

光线从小孔穿过,经过暗室,将会在墙上形成一个倒立的影像。文艺复兴初期,人们已经开始用小孔成像原理来精确制图,达芬奇在速写本上也记录过两种针孔成像的方法。

"Legacy Project"项目极大的拓宽了小孔成像的概念,整个项目所用的胶片高达3层楼,长达11层。

他们所用的“针孔”,直径仅6mm。

展览信息
展览时间:2007年9月5日至9月29日
               周二至周五:12:00am ---- 9:00pm
               周六:12:00am ---- 6:00pm
特别演讲:2007.9.20  7:00-9:00 pm
地点: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South Campus
950 South Raymond Avenue, Pasadena, CA 91105

《Legacy Project》:如何拍摄全球最大的黑白照片

Sep 5
摄影项目:女摄影师,海地,无家可归的孩子Zanmi Lakay是我们介绍的第二个通过摄影的方式来帮助无家可归孩子的非盈利项目。与Linda Solomon不同,Zanmi Lakay关注的对象是更为弱势的Haiti(海地)流浪儿童。

关于Zanmi Lakay

1997年,女摄影师Pantlaleon只身赴往海地,完成一个关于当地无家可归孩子的拍摄项目,在项目过程中,她也在海地前总统Jean-Bertrand Aristide建立的收养所LaFanmi Selavi里任教,教授孩子们学习摄影。

在Haiti的拍摄项目彻底改变了Pantaleon的摄影追求。此后10年中,Pantaleon每年都会重返海地,继续她的摄影课程。在无法让每个孩子都使用上相机的情况下,Pantaleon用纸板代替取景器,让孩子们透过纸板观察世界,学习摄影。除此之外,Pantaleon还教授孩子们历史以及写作等课程。

在亲身体验以及目睹了孩子们的艰难生活后,Pantlaleon与她的丈夫共同筹办了"Zanmi Lakay"(含义为“Friend's Home")项目。“Zanmi Lakay会让孩子们想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可以与朋友无忧无虑地共同生活,这也是我们的本意”Pantlaleon说道。

"孩子们总能拍出令人惊讶的作品”。例如19岁的Papouche,就是一个颇为出色的“小摄影师”。

Pantlaleon会将孩子们拍摄的作品做成postcard,义卖所得的全部款项用来支持孩子们的继续生活和学业。

现在Pantaleon正在帮助Papouche以及另外11个孩子筹集学费能够让他们继续在学校学习。只需要$3000便能帮助孩子们完成他们的学业。

关于Jennifer Cheek Pantaleon

作为一名专业摄影师,Pantaleon长年在旧金山工作,她的作品往往倾注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注,例如旧金山的艾滋病患者、无家可归的孩子等等。而在过去的10年,Pantaleon仍旧坚持在海地教授孩子们摄影,并继续自己的拍摄项目。

与Zanmi Lakay进行联系
官方网站  http://www.zanmilakay.org
电话  650-359-6225
EMAIL: zanmilakay@aol.com

摄影项目:女摄影师,海地,无家可归的孩子



Sep 2
作者:昼寝 文字版权为Leica.org.cn所有,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引言:对于无家可归的孩子来说,摄影是一种工具,更是一种表达。

在通用汽车公司的赞助下,前《NEW YORK TIMES》专栏作家 Linda Solomon从去年开始,在SAN DIEGO开始了一项特殊的摄影项目。

这个项目的主角是San Diego市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摄影师先教会他们如何使用相机,然后让他们在未来的3天里拍下他们想拍的一切。http://leica.org.cn

孩子们用作品讲述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和愿望:母亲、闹市中的小静、入眠时的兴奋...想要一只宠物,想上大学....让人感到心酸的是,孩子们并不在乎“任天堂”还是“iPod”,他们最多的许愿,是一个家。

每个孩子都会有一张作品被制成贺卡,慈善销售的款项全部捐给圣迭戈的收容所。2007年,这项活动会在包括圣迭戈等9个地方举办,你可以在10月份圣迭戈的展览上看到孩子们的作品。

我们会继续关注这一项目的后继情况,也希望对这一项目有所了解和关注的朋友为我们提供更多相关消息

摄影项目:无家可归的孩子们的视界摄影项目:无家可归的孩子们的视界
分页: 1/2 第一页 1 2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