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0
摄影师:suli  摄影师保留所有文字、图片版权,禁止商业网站转载

[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

[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

[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Leica M8]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

完整图片故事链接: 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
   
  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南部的达日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人口只有2.3万,以藏族为主,70%以上的牧业人口生活在海拔4200米以上的高寒草原区。就是在这样一个贫困地区,藏族小伙子卓宝自筹资金创办了藏女学校,专门帮助那些孤儿或者父母离异的女孩子们。

教师节来临之际,亲自采访了这位藏女学校的校长卓宝。

 9月5日17时,记者如约来到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南部达日县的藏女学校,但是卓宝没有在。恰好卓宝美国的太太和儿子来看望卓宝,这位金发碧眼的妻子给卓宝拾掇着家里的东西。

3个多小时后后,卓宝回来了——1.8米多的个子、浓眉大眼、枣红色的皮肤、络腮胡,他豪放地笑着,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他告诉记者他出去帮着附近的牧民盖房子去了,是义务的。

这样的义务活儿对卓宝来说不是第一桩。

今年29岁的卓宝曾经在尼泊尔当过导游,在美国国际机场当过打工仔,之后又在波斯顿卖做过民族用品生意。他本来可以拥有一张美国国籍,拥有和远在美国的太太、儿子享受天伦的日子,可是2004年,卓宝毅然决定,在自己的家乡达日县建一所专门收留女孩的孤儿院。

在藏区,有许多因为各种原因流离失所的孩子,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女孩。这里重男轻女的思想还很严重,女孩通常在家中做着最苦最累的活,上学的机会却让给了兄弟们。

“以前是光是女人为了男人付出了,现在该是男人为女人赎罪的时候了。”卓宝说。

就是抱着这种赎罪的心理,拿出了几年来在波士顿做生意赚的钱作为资金,母亲和祖母卖了首饰,附近寺庙的几个香港弟子资助了十几万,开始筹建学校。

 一开始他每天开车在果洛州附近寻找孤儿。后来,一些父母离异或家境贫寒无人抚养的女孩也被送到这里。到2006年8月,藏女学校正式成立时,卓宝共收留了30名6—12岁的藏族女孩,而这时,卓宝已经负债累累。
由于目前卓宝的学校还没有完全建成,当地政府暂时负担了孩子们的学费,把孩子们送到了卓宝家附近的明德小学。卓宝把自家的两层楼作为孩子们住宿的地方,很拥挤,小一点的孩子需要四个人挤到一张单人床上。

每天早晨,30个女孩子起床后,大一点的孩子会非常主动地为小一点的孩子梳头扎辫儿,开饭前在院子里背书,卓宝每天都在孩子的朗朗读书声中醒来。开饭后孩子们会排着队站在院子里打饭,然后由班长带队去距离卓宝家只有5分钟路程的明德学校上学,出发前都要背一遍藏语语法,然后祈祷一天的生活。

中午和晚上,孩子们又会排队回家,然后再去上学。而卓宝就像一位父亲一样,每天迎接这些孩子的回来,他还专门雇了当地的妇女给孩子们做饭和打扫房间的卫生。

9月8日,恰逢周末,个别孩子被爷爷奶奶接回去了,8岁的冬真卓玛有点想家,在房间里又哭又闹,几个大一点的孩子不断的劝哄,但是无济于事。12岁的班长泰瑞卓玛跑到卓宝的房间寻求帮助,卓宝丢下正在聊天的记者,急忙跑到孩子们的房间里,一把抱住冬真卓玛,将这个只有8岁的小人儿裹到自己的大袍子里,叽里咕噜地用藏语和孩子交流着,满眼的慈祥和疼爱,还不时爽朗地笑几声。几分钟后,这个孩子不哭了,摸干眼泪又和其他孩子玩了起来。

有时候,细心的卓宝会发现某个孩子放学回来不愉快了,他会丢开正对自己纠缠不清的儿子,抱起那个女孩儿讲讲笑话,甚至出去买点零食和玩具,直到她开心起来为止。卓宝告诉记者,这些孩子们刚被送到这里来时,都会哭闹、甚至调皮地打碎院子里玻璃,每一次,卓宝都是用这些的办法感动她们。

卓宝说:“对我来说,这些孩子和我3岁的儿子是一样的重要,就像是我的女儿。”这些女孩子们对卓宝的感情也俨然就是父女之间的那种若即若离。如果没有事,她们会自己学习、玩耍,但是只要有事,会第一个跑去找卓宝解决。

她们的纯朴和善良也一如卓宝。

9月9日,卓宝正和记者聊天,泰瑞卓玛跑来和卓宝要零花钱,卓宝掏出20块钱塞给泰瑞卓玛,泰瑞卓玛拿到钱后跑到了院子里,所有的孩子们立即围住了她,她们像一群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用藏语说着什么。不一会,泰瑞卓玛有跑了回来,卓宝又掏出一些零钱,5角、2角……全交给了泰瑞卓玛。卓宝告诉记者,每次有人跟他要了钱后,绝对不会塞进自己的口袋,她都会拿出去和其他的女孩子平分,刚才泰瑞卓玛是因为分不均又来跟卓宝要零钱的。
女孩们在这里的生活似乎无忧无虑,而年轻的卓宝,他的负担也越来越重。

卓宝说,最初碰到的困难其实是人们质疑的眼光。自己太年轻,不是活佛又没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凭什么做这样的事情呢?后来,随着孩子越来越多,最大的问题就变成钱的问题。

每个孩子每月差不多要花近400元,30个孩子,再加上水电药费等,一个月开销要14000多元,卓宝只有拼命挣钱才行。

今年,卓宝打算把学校的规模开得更大一些。院子里正在施工,卓宝说左边要建教室和图书馆,右边要建宿舍,这些建好后,能容纳100个孩子居住,孩子们在这里就可以上学了。

为了筹集资金,一个月前卓宝请几个朋友担保,借了几十万元,为了还钱,他只好抽空将当地的民族用品运到波士顿去卖,赚一些差价。有时候,当地商人除了支付他商品的费用还会额外给他一些帮助。

让卓宝庆幸的是,尽管每年只能跟太太团聚两三次,但是并没有影响两个人的感情,太太非常理解他,并且经常帮他在美国寻求一些义捐。

卓宝说,只要孩子们好好学习,他会想办法一直供养下去,让这些孩子从观念上彻底改变男尊女卑的思想,真正融入社会。

他说:“我不能让藏区所有的女孩子都改变,但是最起码我要做一个榜样,让人们看看,到底是女孩子们真的没本事还是社会不给她们机会。”

完整图片故事链接: 献给9月10日教师节——卓宝和他的30个“女儿”

《Leica作品精华区》  Leica摄影展

Leica中文摄影杂志@Email订阅地址 or @RSS

| |
Posted in Leica摄影展 at 2007/09/10

This entry comes from 中文摄影 and has been read for 28851 times.It tagged with , , , , .
0 Responses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表情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