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4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战地记者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以及最无奈的职业之一,危险来自战火,无奈则来自各国政府/势力的新闻审查与舆论镇压。

华盛顿邮报的Bassam Sebti撰文回忆了伊拉克报道期间的生活,其中一些文字让我们更加对战地记者/摄影师们的安全感到担忧——“敬意”这个词已经被用滥了,如果你真的关注这些不惜生命代价记录人类丑恶行径的人,请加入要求释放AP摄影师的声援

“在伊拉克工作的记者——尤其是伊拉克本土记者,每天都面对着极度的危险,不仅来自汽车炸弹和袭击,控制巴格达地区的民兵也会将伊拉克记者视为美国或政府军服务的间谍,更不用说那些供职于美国新闻机构的记者——在武转分子眼里和异教徒无异。”

“在我为邮报工作的2003至2006年期间,一共有93名记者在巴格达丧生,其中85%是伊拉克本地记者。根据保护记者协会统计,伊拉克报道中丧生的记者至少达到119人。”

“没有一个邻居知道我的真实工作,我告诉他们我在做自己的生意,我经常想到可能会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恐吓信,或者在身边爆炸的一颗炸弹....即便在睡着时,我的精神依然高度警觉,随时准备举起床边的AK-47抵抗闯入者。”

作为一名伊拉克记者,Bassam Sebti是幸运的,他获得了华盛顿邮报的支持,离开伊拉克,到费城大学进修。目前依然有很多伊拉克记者坚持着报道工作。

“我永远不会放弃我的工作,”Bassam的姑妈,伊拉克当地报纸Azzaman记者Nidhal al-Mousawi说道,“如果我放弃了工作,我的同事们也随之辞职,谁来向世界揭露伊拉克正在发生的事情?”

全文链接: 《What I Risked as an Iraqi Journalist

Leica中文摄影杂志@Email订阅地址 or @RSS

| |
Posted in 全球摄影资讯 at 2007/10/24

This entry comes from 中文摄影 and has been read for 25564 times.It tagged with , .
0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