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1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如果你还在争执新闻摄影师们的“道德问题”,那么,路透社摄影记者David Viggers的这篇文章,也许能让你明白些什么。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能尽一个记者的职能,你将一无是处。”

『我为什么要成为一名新闻摄影师?』

第一次拍摄地震受灾区时,我还是个新手,当时在罗马便已经能感到震感,震中则在意大利南部的山区,时间是11月的一个周日,晚上8点。

第二天,天刚刚亮,我们终于赶到震中地区,一个名叫Balvano的村庄。走进村庄,整个村子被阴沉的雾气所笼罩,四周闃无声息,隐隐传来让人不安的悲声——幸存者的人们的低泣。

当时,我完全被那些可怕悲惨的场景所压倒,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触目惊心的场景,那么多死亡、毁灭以及绝望。当我举起相机对着任何一个人时,我感到一种侵入者般的羞愧。

那天晚上,我终于在满是白天看到的死去的人的噩梦中睡去,我拍下的照片里,除了断壁残垣,一个人都没有出现——我幼稚地以为,我应该保存住死者们的尊严,而不是曝光他们的面孔。

直到同行的另一名资深摄影记者提醒,我才突然明白,这种错误的怜悯观念,不仅完全曲解了我置身那里的意义,也让更多人感到失望。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能尽一个记者的职能,你将一无是处。”

当你记录成千上万人的死亡时,不可能交出一个让人感到欣慰的报道,照片让人不安是因为你拍下照片的地点与事件让人不安,作为一个新闻摄影师,你没有权利决定哪些场景人们应该看到,哪些场景人们不该看到——人性的尺度,应该由人们自己去决定

这些拍摄在中国地震中的照片,绝不是随意按下快门的记录,亦非图片编辑有所意图的取舍,而是真正专业的新闻摄影师在尽责尽职,尽其所能地向人们传达“死者们在灾难中的经历”,不容你选择。

因为,灾难并没有给人们选择

图(左)一个父亲在等待孩子,他的孩子已经在坍塌的学校中掩埋了33个小时。
图(右)一只蝴蝶停在死去孩子的脚边,北川县一所坍塌的小学废墟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Leica中文摄影杂志@Email订阅地址 or @RSS

| |
Posted in 全球摄影资讯 at 2008/05/21

This entry comes from 中文摄影 and has been read for 34040 times.It tagged with , , .
0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