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4
jasonH为我们带来了整本《Leica Lens Book》的扫描图片,扫描质量适中,既能够清晰阅读,图片尺寸也适合Online浏览。

这本《Leica Lens Book》对Leica主要的M、R系镜头进行了讲解与说明,并配有样片,属于Leica的官方书籍之一。

推荐

链接: 《Leica Lens Book》

书籍分享——《Leica Lens Book》书籍分享——《Leica Lens Book》书籍分享——《Leica Lens Book》

书籍分享——《Leica Lens Book》书籍分享——《Leica Lens Book》书籍分享——《Leica Lens Book》
May 5
In the mid to late 1930s, Ernst Leitz II, a protestant christian and heir to the Leica Film Corporation, assisted hundreds of jews flee Nazi Germany. This is a tribute to the work he did in saving their lives.

上世纪30年代,Ernst Leitz曾经以Leica公司的名义,帮助上千犹太难民离开德国,并给予他们经济上的帮助。下面这段视频,也许会让你觉得,手中的相机,更沉了一些。

Apr 9
Pervomaiscki,俄罗斯西北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地处Vologda地区无尽的森林与沼泽地之间,寒冷,偏僻,仅有的几条小路泥泞而崎岖,距Vologda首府200公里,距莫斯科1000公里以上。

2005年四月,意大利摄影师Antonella Monzoni只身前往这个小镇——Pervomaiscki,在俄语中意为“五月一日之村”。

Maria——Monzoni在Modena一个朋友的85岁的母亲——在这个小镇度过了一生,她的女儿Tania在年少时便移居到意大利。“你能明白我为什么离开那里。”当Monzoni走入这个小镇,耳边便回想起Tania的话。

这个连上帝都已经遗忘的小镇的生活分外艰辛,没有水渠,因此人们只能在河边洗澡,泉水用来做饭和饮用,牲口们只能靠下雨的积水过活。年青人都已经离开,去异地寻找自己的未来,只有老人们依然留在这里生活。

这里绝大多数人为樵夫,当漫长冬季来临,大雪封住道路,无法工作的人们便躲在家里,看电视,喝伏特加。“他们的生活状态介乎于完全的被动与酒精麻醉之中,伏特加让人们忘记现实。即便如此,这里的人依然没有放弃尊严和自豪,他们友善而好客。”当积雪融化,冬去春来,垃圾堆里的伏特加空瓶足能够垒到人们脖子那么高。

Antonella Monzoni在这个小镇住了一周,“这是一段独特而奇妙的历程。”她说。村民们对她的到来进行了热烈的欢迎,每个人都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食物来招待她,当然,还包括Vodka。“你为什么想要拍摄我们?这里又贫穷,又没有意思。”当Monzoni带着M7到这个小镇时,人们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吸引了她。

Monzoni使用一只Summicron 35mm f2.0 ASPH镜头,“我可以在很近的地方拍摄人们。”她经常装着Kodak Portra VC 400胶卷,黑白拍摄则是Kodak TriX 400。“黑白摄影和彩色摄影都是我的最爱。”当然,在什么时候选择哪一种方式,则要由摄影师本能的直觉来决定。

在Monzoni的摄影报道中,她展示了一组不饰张扬的画面,尽管流露出一种荒芜的悲伤,却避免了常见的对人们贫困生活的赤裸裸的展示。在Monzoni的作品中,我们能体味到拍摄者对这些现实文明外依然延续古老生活方式的人们的单纯的关爱。

在Monzoni的胶片中,这些画面不再被上帝所遗忘。

点击这里查看本专题更多作品

相关链接:

Antonella Monzoni推荐作品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年4月——《上帝遗忘的角落》

Apr 9
Leica M8 对红外线的敏感问题众所周知,不过,这种缺陷也赋予了M8另一种创作模式——独特的红外摄影。

摄影师、制片人Rainer Bültert便利用M8的这一特性,创造了一系列实验型作品,融合经典与超现实主义风格,让熟悉的场景变得与众不同。

无法看到的美学

红外摄影最独特之处在于对特定材料极为敏感,能够展示肉眼无法观察到的镜像。例如,晴朗蓝天变得分外阴沉,树叶和灌木却因红外线凸现出来。

与其说这是对现实场景的疏远,不如说这是另一种真实的再现——以另一个色彩空间的方式。Rainer Bültert 将其称为“全球色彩纠正”。利用Schneider-Kreuznach(092)滤镜与Tri-Elmar 16-18-21的组合,Rainer Bültert成功屏蔽了其他光线,仅留下红外线与深红色光段的世界。

点击这里查看10张Rainer Bültert作品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年4月——《Leica M8:将缺陷变成艺术》


Mar 23
Karl Geiser (1898-1957),出生于瑞士,不仅是一名著名的雕塑家、艺术家,在摄影方面的造诣亦颇为可观。他经常用自己的Leica相机拍下那些转瞬即失的精彩场景——尤其注意抓住雕塑无法塑造的一面。他喜欢在街道和广场拍摄,市场和派对也是拿出相机的好时机,当然,还有在工作室里,拍摄模特的近写。

因此,Karl Geiser的作品涉及范围极广,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够体验到这双充满关爱的眼睛对世界的理解和观察——他的作品往往超越时代的局限,有一种自然而发、触动人心深处的深层气质。

2007年,Karl Geiser诞辰五十周年,因此瑞士摄影协会(Fotostiftung Schweiz)专门为这位艺术家举办了个人影展。此次展出的作品表现了Karl Geiser摄影的各个方面与主题,摄影展在Winterthur市举行,时间为三月3日至五月20日。

除此之外,一本由David Streiff完成的摄影画册《Karl Geiser, Fotografien》也将由Fotostiftung Schweiz出版。

点击这里查看Karl Geiser 更多作品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年3月——《Karl Geiser,摄影》





Mar 19
Irna Ruppert,出生于哈萨克斯坦。作为被驱逐出俄罗斯的德国人的后裔,八岁时,她的家庭便回到德国汉堡,Ruppert大学就读于汉堡应用技术大学,师从Ute Mahler学习摄影。毕业后,她和几个摄影师创建了摄影组织——“Im Osten” (在东方),试图从主流媒体报道完全不同的角度描绘铁幕统治下的东方世界,展现人们更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

在其首个项目——“57° Eurasia”中,Ruppert讲述了自己家族的历史;“Wurzeln 2” (“Roots 2”) 则描绘了德国年轻移民的生活状态。在穿越喀尔巴阡山脉的多次旅途中,Ruppert记录下了东方的风土人情,她个人的多文化背景为其作品注入了精髓和活力。

Ruppert的拍摄工具很简单:一台Leica M4,一只Summicron-M 50mm f/2。

“M4很可靠,几乎不需要保养。而且它非常小巧,不会吓到其他人。”Ruppert喜欢自然地接近陌生人,和他们聊聊天,“交流十分重要,只有获得被拍摄者的信任,才能记录一个真实的东方。”当语言不通时,她也会通过手势交流,有时还会表演几个小魔术。

对于Ruppert来说,信任是摄影创作的基础,相机只是拍摄过程的一部分,“50mm镜头能够有效加强照片的临境感与真实性,真实记录我所看到的一切。”Ruppert解释说,“当我感觉到已经足够近,便会按下快门,只拍摄一次。”

Ruppert见证了东方社会的剧变:身份的迷失,地位的衰败,一切被制度化与西化所破坏,Ruppert的镜头,一直在对抗这种变化。她一直使用彩色胶片来拍摄记录人们真实的日常生活,拒绝“文档式”、“历史性”的黑白图片。Ruppert一直在使用Fuji Superia ISO 200/400胶片,钟情后者独特的色彩表现力,除此之外,Ruppert也选择自己来完成图片的冲印、放大工作。

Ruppert希望在过去的东方世界完全消失前完整地记录下这片土地本来的面目,她的下一站——多瑙河,横亘欧亚大陆,被称为两个新欧盟国家的天然国境线: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年3月——《认识东方》
Mar 5
Leica.org.cn编译,转载请署名出处。

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多少危险的拍摄主题能够让Alberto Venzago却步,从菲律宾的雏妓,日本流氓,到西非的伏毒教——在过去三十年中,Alberto Venzago一直将镜头的焦点聚在最具爆炸性的主题上。

“我一直对探究人性的暗面充满兴趣”,Alberto Venzago说道,“在那里,人类灵魂的深处才得以揭露。”

每当这名瑞士摄影师完成摄影任务,重返自己的世界时,总要尽力平抚、克制内心的强烈冲击——在这个时候,是音乐,让他“恢复本来”。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年三月——《Leica M8,管弦乐队,Part II》

Alberto Venzago 1950年出生于苏黎世一个音乐家庭,事实上,他最初研习音乐,随后才转入摄影——并获得杰出的成就。Alberto Venzago的作品在《Life》、《Stern》以及《GEO》等著名杂志上刊登,更值得一提的是,Alberto Venzago已经为Magnum工作了4年,获得无数国际奖项——其中 便包括1985年的Robert Capa ICP奖。

在音乐导演哥哥的鼓励下,Alberto Venzago从19岁开始拍摄管弦乐队。“从那时开始,我已经和很多著名的管弦乐队合作,几乎所有经典音乐领域的大师都在我的镜头前留下身影。”Alberto Venzago目前也是伦敦交乡管弦乐队的官方摄影师。

2006年11月,Alberto Venzago随瑞银韦尔比耶音乐节管弦乐团进行亚洲循演,在北京、上海以及东京的演出现场进行拍摄——使用Leica M8完成这些作品。

“从第一眼我便喜欢上了她,触感精致,声音轻快,体积小巧,性感至极。”Alberto Venzago显然对Leica M8爱不释手,“每当我打开她,更换一张新SD卡时,都忍不出在心中惊呼,天啊,我是不是忘了转胶卷了?”

Alberto Venzago的Leica M8搭配三只镜头:12mm Voigtländer,Noctilux 50mm f1.0以及Summilux-M 35mm F1.4 ASPH。

“这是世界上最出色的35mm镜头之一,我经常需要在低光环境下拍摄,因此F1.4大光圈对我来说十分受用。”Alberto Venzago 90%的作品都是由35mm镜头完成的——在M8上刚好是50mm视角——和布列松的选择一致。

Alberto Venzago的黑白照片表述力丰富,且有一种亲切的私密感。“对于文化以及经典主题,特别重要的一点便是去除色彩。”不过,Alberto Venzago在拍摄时依旧采用M8的彩色设置,通过后期滤镜来转换黑白。Venzago也对数码后期制作充满兴趣,经常故意让黑白作品颗粒感十足。

Alberto Venzago拍摄的年轻音乐家们沉醉于手中乐器的演奏中,艺术气质跃然画面,摄影师则如隐身人般在音乐家与乐器间穿梭,拍摄。

“靠近一点”——Alberto Venzago的个人座右铭中无疑也有Capa的影子,这个经典的短句经常带来最高的挑战,同时也创造出最伟大的作品。

拍摄管弦乐队其实是一件非常难以从容的工作,要在镜头前完美平衡真实、戏剧性以及美学。“某些音乐家愿意被拍摄,他们一看到我就会摆出姿势配合;但是还有一些音乐家对镜头深恶痛绝,认为这是一种冒犯,”Alberto Venzago解释道,“我为他们演奏的热情而着迷,距离越近,我便能获得越好的拍摄机会——就如同手持手术刀的外科医生一般,用镜头透析他们的灵魂。”

尽管在近距离拍摄场景,M8极低的快门声为Alberto Venzago带来了不少便利,然而,在乐章演奏中,拍摄依然被严厉禁止——哪怕演奏家和指挥家正在展示其最出色的一面。

不要忘了,音乐家的耳朵是极其敏感的,几乎毫无声息的的Leica M也无法幸免。

点击这里查看本文12张作品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年三月——《Leica M8,管弦乐队,Part II》



Feb 11
在开罗,Pascal Meunier总是难以入睡——每天,当太阳落到地平线下后,这个庞大的不夜城便苏醒了,夜晚有如白天一样喧嚷。

这也同时给予摄影师更多各不相同的夜晚的作品素材——旅馆守夜人、午夜热舞狂欢,亦或游走于年轻人们的Disco派对。

从2003年开始,Pascal Meunier手中的特别定制版Leica MP(Leica MP "à la carte")便开始搜寻开罗夜晚的独特角落。最初Meunier只是受杂志社委托完成工作,但是很快就激发起了Meunier的强烈兴趣——于是,这名法国摄影师每年都要造访这个古国埃及的首都,徜徉街巷,徘徊,迷失。

Meunier钟情这种东方情韵的夜晚——夕阳西落,夜晚伴随着魔幻般的情调降临——Meunier一直想要记录的便是这种蠢蠢欲动的夜晚的声息:人们从工作的桎梏中解放,聚集在一起喝茶、吸水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连道德的界限都慢慢消逝。

从摄影角度考虑,夜晚题材拍摄颇具挑战性。Meunier只能在低光环境下拍摄,仅有人物、故事和场景是不够的,Meunier还要想方设法获得路灯、霓虹灯的帮助,不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Meunier所借助的光源十分复杂——这种多彩的光线也在不经意间营造了夜晚迷人的气氛。对于Meunier来说,图片光影效果的未知性也是摄影乐趣的一部分。

“我喜欢惊喜——无论好的还是坏的,他们都是摄影历险中不可分隔的部分。”Pascall Meunier说道。当然,他的出色作品绝非偶然获得,也花费了不少心机——只有经验老道的摄影者才能准确搭配暖色和冷调,将黄色、橙色、绿色、蓝色光学揉合成细节丰富、对比和协的作品。

低光照环境下的长时间曝光也成为Meunier的一大乐趣:无法预测的变动在胶片上留下丰富而模糊的映像,仿佛给胶片以生命力。

在Meuntier的开罗之夜系列作品中,他使用频率最高的两支镜头分别为Elmarit-M 1:2,8/21 mm ASPH以及Leica Summicron-M 1:2/35 mm ASPH,Elmarit M 21mm提供足够广的视角,Summicron 35mm则有如多面手,能够适应多种场景的需求。Meuntier最常用的胶片则为Fuji Provia 400 F——不仅能够提供高的感光度,还能在大尺寸冲洗下提供足够的画质,同时具有杰出的色彩表现能力。

几个简单的阿拉伯单词,几张此前的作品,便足以帮助Meuntier向当地人解释自己按下快门的目的和意义。Meuntier不仅在开罗拍摄,也结识了不少新朋友,这些热情好客的埃及人帮助他进一步了解埃及的文化,让他更流恋这片土地。

每次回到这个尼罗河上的城市,Meuntier便知道,自己将难以成眠,因为,他要记录这开罗之夜的每一丝情迷。

点击这里查看10张Meuntier作品

链接:

Pascal Meunier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02——《开罗之夜》


Feb 10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02——《爵士生活》对音乐执着的热爱让William Claxton将所有的业余时间贡献给洛杉矶街头的爵士酒吧,他在那里与音乐家们聊天,为他们拍照。在William Claxton用4×5 Speed Garphic描绘的洛杉矶爵士图谱中,便包括最著名的爵士小号手之一Chet Baker(插曲:村上春树的书中曾经说,CHET BAKER的演奏有一种令人胸颤的痛楚)。

Claxton今年已是80古稀,他自己也成为爵士音乐摄影师中的传奇人物——无论Charlie Parker、Stan Gets、Billie Holiday还是Ella Fitzgerald,都曾经在他的镜头前留下身影。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Claxton也是一个热情的Leica迷——东京徕卡银座展示厅目前便在进行一场Claxton爵士黑白摄影展,一共有14幅Claxton上世纪50年代的作品亮相。

此次私人摄影展2007年1月底拉开帷幕,截至日期2007年4月8日。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采用的Leica新展厅由日本建筑师Waro Kishi设计,建筑面积138平方米,座落在Leica日本旗舰专卖店内。

在日本展出结束后,相关作品还将亮相欧洲的Leica Gallery——九月,Solms以及法兰克福。

与此同时,另一个值得参观的Claxton摄影展——Claxton与德国音乐学者Joachim E Berendt美国爵士行——也在进行中。“我对Joachim的要求感到激动万分,这给了我为我心目中爵士英雄们拍摄的决好几回,同时了解、探索整个美国的爵士音乐家的现状。”Claxton回忆道。

在Claxton的帮助下,Joachim完成了著名的爵士传记书——《Jazz Life》,这本1961年首次印刷的爵士史诗至今仍是爵士迷们的必备收藏,再版无数次。

注:《Jazz Life》,作者William Claxton/ Joachim E. Berendt,页数696,含CD,尺寸291 x 407 mm。语言版本:英语、法语、德语。出版社:德国TASCHEN, Köln

点击这里查看5张精彩作品

链接

Leica东京银座旗舰店

Taschen出版社


Leica官方电子杂志中文版2007.02——《爵士生活》

Dec 15
...Leica的宣传海报做得非常有味道,搜集了一部分分享。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