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是一组与相机无关的摄影师的故事,每一个故事的讲述者并没有使用他们最擅长的,通过镜头的方式来记录,而是在可以按下快门的时候放弃了记录,在照片与记忆之中选择了后者——摄影被简化到最原始的状态:灵感、冲动、思考,瞬间的触动。

在这里,我请每一名摄影师放弃他们最熟悉的工具,将相机、镜头、胶片、数码设备通通丢到一边,用他们的记忆、经历、文字,甚至诗歌来描述一个与胶片无关的,只存在于心里的摄影故事。”

『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从2008年1月开始,目前已经完成了26个摄影师的故事,其中不乏Alec Soth、Amy Stein、Nina Berman这样我们熟悉的名字,在某些故事里,你也许会发现没有留下照片的惋惜,但是还有很多故事中,是摄影师自己放弃了按下快门,选择成为时间的参与者,而非镜头后冷漠的见证人。

我们会从这个Project里选择10篇故事依次翻译给大家,另外,很多同学喜欢的『玛格南摄影师画册介绍』系列也会从明天开始恢复更新,保持关注哦,^_^

下面是『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的第一个故事:

『The Photographs Not Taken』:Simon Roberts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关于非洲艾滋病的谈论最终总会归结于数字,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已经有2000万人死于HIV,其中近500万死者未满15岁,今年,还将有超过200万非洲人因HIV死亡。在非洲,HIV是新千年的第一个“黑死病”,比以往瘟疫更为可怕的是,艾滋病在非洲依然看不到任何终结的可能。

2000年初,我前往津巴布韦,在一个由天主教徒建立的Mashambanzou Aids Clinic救治中心完成拍摄任务,Mashambanzou当地语意为“新一天的黎明”,这个救治中心收留了很多年轻HIV患者,并努力为他们提供一个相对乐观、积极的生活环境,虽然,其中绝大多数孩子的生命已所剩无几。

一个名叫Priscilla Dzvengwe的小女孩的故事最让人难过,她7岁时被自己的叔叔强暴,感染上潜伏于家族绝大多数成员身上的恶魔——HIV。祖母给她的草药只会让伤口愈加恶化,在仅存几周生命的时候,她被送到了Mashambanzou救治所。

当我走进Priscilla的房间时,她已经虚弱得不能下床,骨瘦如柴,只能够勉强支撑着坐起来一小会儿。然而,在她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矜持而有礼的女孩,她小声问我,能不能坐在她身边,陪她说一会儿话。我在床边坐下,她开始问我关于英国人们生活的问题:问我在哪里出生?英国是什么样的?我会不会寄我家的照片给她?她能不能在未来到我家做客?什么时候去呢?当我们正在说话的时候,一个当地女孩组成的唱诗班走进来,瞬间,狭小的房间内荡漾起空灵而圣洁的歌声...听着听着,女孩就开始低声地哭泣......摄影生涯中第一次,我感到我无法拍下一张照片...

最终,那段回忆没有留下任何照片,我明白,那是一个生命的瞬间,而非被相框束住的瞬间。一张照片,永远无法让人们体会到Priscilla在短暂生命中所经受过的痛苦,以及她对生命即将结束的悲伤。

Priscilla死于2001年1月16日,Simon Roberts离开津巴布韦数周后。

Simon Roberts,英国摄影师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Leica中文摄影杂志@Email订阅地址 or @RSS

| |
Posted in Photography Web List at 2008/01/20

This entry comes from 中文摄影 and has been read for 27882 times.It tagged with , .
0 Responses